阿尔芒·戴维引发的“熊猫风暴”
来源: 发布时间:
打印
【字体:

赛奇探险队的成员和他的战利品,包括:大熊猫,羚牛和黑熊。

猎人和大熊猫。

  随着阿尔芒·戴维在中国的惊世发现,大熊猫标本在巴黎展出,中国出现“冰川活化石”大猫熊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世界,引起国际生物学界的轰动。

  从惊世发现到疯狂追逐。一股“大熊猫热”从巴黎开始,迅速蔓延到欧洲大地,一场席卷整个世界、持续时间长达70年之久的疯狂追逐由此开始,许多动物学家、探险家、旅行家、狩猎家纷纷进入中国,企图捕捉这种珍奇动物。

  阿尔芒·戴维离开了中国

  当“黑白熊”的标本运抵巴黎展览时,正值普法战争,普鲁士军队已经逼近巴黎,但天性浪漫好奇的法国人还是跑去看大熊猫标本,大有“大熊猫,让战争走开”之势。

  “天啦!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奇妙的动物!”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人们从兽皮上看到一张圆圆的脸,眼睛周围是圆圆的黑斑,就像戴着时髦的墨镜,而且居然还有精妙的黑耳朵,黑鼻子,黑嘴唇,这简直就是戏剧舞台上化妆的效果,太不可思议了!

  于是有人断言,这张来自中国的皮毛绝对不真实,一定是伪造的。亨利·米勒·爱德华兹仔细研究了黑白熊的皮和骨胳以后,他否定了有关伪造的说法,确信这是一个新的物种,而且认为它不是熊,与19世纪早期在中国西藏发现的小熊猫食性相近,但其嘴圆,有着猫的特点,最后确定了它的分类科目、种属关系,将这种动物最后命名为“大猫熊”(Panda)。亨利·米勒·爱德华兹虽然纠正了阿尔芒·戴维的错误观点,但他没有贪功,仍然将“大猫熊”(Panda)命名人的桂冠戴在了阿尔芒·戴维头上。

  就在阿尔芒·戴维在中国进行第二次旅行考察时,一个来自德国的地理学家也来到了长江下游,开始了他在中国的第一次考察,他叫李希霍芬。

  李希霍芬是德国地理、地质学家,他历任柏林国际地理学会会长、柏林大学校长,曾长期在波恩和莱比锡大学担任地理学教授,一生出版了将近200部地质地理学著作,其中对中国的地质考察和研究是其重要的学术成果。李希霍芬于1868年9月开始在中国进行了历时四年之久的7次地理地质考察,他对中国的山脉、气候、人口、经济、交通、矿产等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搜集了大量的经济军事情报。李希霍芬先后出版了五卷《中国——亲身旅行的成果和以之为依据的研究》,在欧洲地理学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并且对中国造山运动所引起的构造变形进行了独到的研究。李希霍芬的研究成果对近代中国地质、地理学的产生和发展有着重大的影响,首创了“丝绸之路”这一名称。

  在阿尔芒·戴维离开成都后的第三年,李希霍芬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成都街头,这是他在中国的第七次旅行考察。

  这是他准备离开中国前的最后一次考察。

  那里有一条远古就有的一条贸易大道,英国人很想探明它,以便从乘汽轮就能到达的八莫开辟一条印度产品和英国贸易通往中国的道路。“如果我能够成功,就有理由期待所得到的结果与我所花的时间和精力成正比。”

  在他眼里的“贸易大道”,就是今天大名鼎鼎的“南方丝绸之路”。

  李希霍芬的考察路线是:从北京到西安,经成都、雅安、西昌、大理,最终抵达腾冲,再折转贵州、重庆,乘船到上海,最终从上海返回德国。

  “雅安是座大城,因为经水路可达,所以它便成了一个尤为广大、尽管并非人口众多的贸易枢纽,西藏和建昌(今西昌)是经过这里供给物资的主要地区。”

  没有教会“外援”的支持,李希霍芬走得比阿尔芒·戴维艰难多了。他望着雅安美丽的山川,依稀看到了阿尔芒·戴维远去的背影。

  他在日记中感叹道:

  很羡慕遣使会的戴维神父,因为他能得到教会的支持,在成都往西的穆坪传教站获取了大量的动植物标本。就在三年前,戴维神父在此发现了后来闻名于世的大熊猫标本。戴维神父在穆坪时几乎不需要四处旅行,因为众多的基督徒会进山为他搜集东西。

  李希霍芬好不容易走过了荥经县,进入清溪县(今雅安市汉源县)地界,开始翻越大相岭时,意外的事发生了,他遭受到了过路的官兵的敲诈勒索,他没有再往前走的勇气了,沮丧地结束了第七次旅行考察,最后取道乐山、宜宾、重庆,走水路到上海,踏上了回国的轮船。

  探险家来到“熊猫乐园”

  李希霍芬无奈地离开了雅安,但一大群追逐阿尔芒·戴维脚步的人来了。

  随着阿尔芒·戴维在中国的惊世发现,大熊猫标本在巴黎展出,中国出现“冰川活化石”大猫熊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世界,引起国际生物学界的轰动,一股“大熊猫热”从巴黎开始,迅速蔓延到欧洲大地,一场席卷整个世界、持续时间长达70年之久的疯狂追逐由此开始,许多动物学家、探险家、旅行家、狩猎家纷纷进入中国,企图捕捉这种珍奇动物。

  1891-1894年,俄国冒险家波丹和贝雷佐夫斯基在四川平武、松潘,获得一张大熊猫皮;大约在1900年,德国人在中国商人手中得到了一张大熊猫皮;1914年,德国生物学家沃尔特·斯托佐纳组织了一支探险队,到中国西南部进行野外考察,以创立赫尔果兰鸟类观测站闻名的生物学家雨果·韦哥尔德是这支考察队的一员。1916年,在今阿坝州汶川县,雨果·韦哥尔德从当地人手中买到了一只大熊猫幼仔,但没过多久它就死了。后来,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斯托佐纳探险队草草解散,搜寻大熊猫的工作也告一段落。

  在历史上,雨果·韦哥尔德被认为是第一个见到活体大熊猫的西方人,此前美国植物学家恩斯特·韦尔森曾经在卧龙花了几个月时间寻找大熊猫,但除了粪便,什么也没找到。英国人的行动则更早一些,早在1897年,他们就在四川平武杨柳坝找到了一个雄体大熊猫的皮毛和骨头。

  六七十年的时间过去了,无数的西方人来到这里,他们以穆坪为中心,四处寻找大熊猫,除了雨果·韦哥尔德见过活体大熊猫外,其他西方人没有一人见过活体大熊猫,甚至就连熊猫毛都没有捡到过一根。尽管如此,但他们对大熊猫的追求一直“高烧不退”。(本文有删节,未完待续)

  雅安日报/北纬网记者  高富华

省内市州旅游局
新媒体网站

微博

微信
官方微博 局长信箱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