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古朴醇厚 一半富贵繁华 ——探访“国保”单位荥经开善寺
来源: 发布时间:
打印
【字体:

它从明朝的时空中走来,历经战火和天灾,存留着厚重而又出彩的艺术结晶。寺内雕梁画栋、飞檐翘角、斗拱交错,散发着明代建筑独特的神韵和光彩。

五百余载风吹雨打,历史与艺术的叠加,让它显得更加耀眼。它便是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荥经开善寺。开善寺建于明成化十七年(1481年),历史悠久,规模宏大,保存完整,具有很高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

近日,记者走进喧嚣县城内独显宁静的古刹开善寺,欣赏其建筑艺术,感受其历史沧桑。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开善寺

探寻:古朴厚重 气韵深远

早在春秋时期,荥经县严道镇便是古蜀国边境贸易大集市,是南丝绸之路重镇和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至今仍然热闹。而记者要寻访的开善寺,就隐藏在这个小镇深处。

初冬的阳光暖意浓浓。汽车在一处略显幽静的四合院前停下,荥经县博物馆馆长高俊刚打开大门,走进院坝,入眼便是一座雄伟大殿,殿前的参天大树挡住了大部分阳光。

院坝内的一块石碑上写着开善寺灾后重建简介。实际上,这栋古建筑除经历地震等天灾外,还险被战火毁坏。

而今,开善寺仅存正殿一座,寺名“开善”即“从此归佛行善”之意。远看开善寺,白色外墙,红色内墙,褐色屋脊,四翼起翘,飞檐凌空,感觉气势雄伟;进入大殿,眼前的景物让人目不暇接,大殿采用正方形的平面布局,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全殿以十六根楠木作立柱,其中殿内四根切削成四面体,通体朱漆,尤为粗壮……每一处都古朴典雅、精雕细琢。

“‘国保’开善寺的价值所在,是这座古建筑本身。前出的飞檐,八朵雕花交错的斗拱,赋予了这座明朝建筑鲜明的汉代元素,正殿斑驳的墙壁上残存着典型的元代风格彩绘……这一切都在告诉世人,这座建筑经历过岁月的打磨。”高俊刚介绍,殿内四根方形楠木主柱是开善寺中最高的,其粗壮远甚于殿外的十二根。石柱间的雀替精工细作,采用浮雕和镂刻的木雕技法展示出繁花、瑞兽、人物等吉祥画面。

雀替之美,不仅美在那些精雕细琢的图案,还在于它增加了房梁的承重力,体现了古人的智慧。殿中央顶部有九块平棊,其中三块还保留着圆形雕花图案,平棊图案,辨出有飞龙、舞凤、祥云、明珠,其纹样繁复,雕刻精美。上面的饰金还依稀可见,可惜已有裂纹产生,让人看到了岁月留下的痕迹。其余两排仅余空底板,不过颜色各不相同,一排呈鹅黄色,一排呈松花绿。

大殿上部结构看上去既明快又壮丽,人站在其中甚感疏朗。

整个大殿呈单檐歇山顶抬梁式木结构,八架椽屋用四柱,前后檐和山墙面均施斗拱,式样复杂,做工精细,前檐阑额上精雕刻有双凤朝阳、二龙戏珠等图案,庄重、气派。

在开善寺内徜徉,可以感受历史的沉淀。这座五百余年前兴建的庙宇,经历了百年辗转的苍茫,2006年,作为四川省少数历经数百年而不倒的木质建筑,开善寺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观摩:精美斗拱 别具一格

开善寺究竟具有什么历史文化价值,能够成为“国宝”单位?

正如高俊刚所言,“国保”开善寺建筑雕刻艺术上,呈现出线雕、浮雕、圆雕、透雕,天花板图案还涂金。大殿额枋采用浮雕技法雕刻龙、凤,当心间雕刻二龙戏珠,次间雕刻凤。雕刻于粗犷中见细微,龙牙、龙鳞都细致雕刻。大殿的天花板采用透雕与涂金相结合的技法。现存三方天花板的圆光部分透雕二龙一凤或双龙双凤,龙、凤均围绕中间的圆宝,龙、凤及宝珠均施金。

其次,大殿梁、枋残存的旋子彩画采用墨线勾勒,线条粗犷,为中国古代美术史的研究提供了素材。

最重要的是,正殿房檐下的斗拱。斗拱是中国古代木结构建筑中主要的环节,它由一系列置于柱顶的托木组成,在内承托木梁,在外支撑屋檐。开善寺的斗拱每块托木和垫木在交错时自然延伸。

当年,能工巧匠们将突出部分雕刻成象、龙等形状,栩栩如生。

开善寺正殿屹立五百余载,有着龙雕的斗拱依然支撑在屋檐下,看上去饱经风霜,但外形却一如往昔般精致漂亮,雕刻之功浑然天成,处处展现出精妙的建筑技艺。“这些精美斗拱,以及那些龙凤雕刻,是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瑰宝。”高俊刚说。

古建筑是凝固的乐章,一梁一柱,谱成地域的风格、文明的交响。立于古建筑之前,仿佛穿越五百余载,静心聆听一首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赞美诗。

见证:让“国保”呈现星光灿烂之势

古建筑,是城市历史人文最好的见证。如今的开善寺,虽历经500余年沧桑变迁,却依然保留着古色古香、典雅古朴的气质,已然成为荥经县城里的一个文化地标。

夕阳西照,坐在开善寺门前台阶上,倾听当地老人讲古,举目云卷云舒处,似幻当年风起云涌时——一座小县城的魅力,不仅源于它的秀丽风光,更多取决于文化底蕴。

开善寺,带着荣光,还在继续它的传奇。不过,尚有遗憾的是开善寺有一个特质,那就是“寂寞”, 前来观赏的游客不算多。

为什么金字招牌无法包装成文化的宠儿?为什么特色鲜明的“国保”难以引起旅游市场的追捧?这确实引人深思。

对此,社会学者李巫熙表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并不都有高度可看可赏之地。有些古宅、村落、名人旧居尚可一观,但有些“国保”单位看点比较少,一块石碑、一座寺庙、一片遗址,对于学术研究而言固然是文化富矿,对于旅游开发与文化推广而言却有点底气不足。这就需要我们以讲好文物故事的姿态去介入,不能人为割裂“国保”单位与历史故事、乡土文化、环境配套等的关系。

让“国保”沦为一种纪念,是最沉闷的保护,或是最无意义的禁锢。

“入选‘国保’,是一次全面审视文化资源保护利用的良机,如何将资源有效整合,规划县城文化发展脉络大有文章可做。”高俊刚表示,以开善寺为例,荥经拥有丰富的历史遗存,但始终缺少一个有分量的文化资源来统领,“应当充分利用开善寺广泛的影响力,将其与元代文化等串联,结合文化建设、旅游发展,形成独树一帜的文化品牌。”

“打造全新的文化旅游业态,让‘国保’呈现星光灿烂之势。”高俊刚说,他们将继续深入挖掘文物保护单位特别是“国保”资源,让更多的人到“国保”地参观、旅游,让荥经这座经得住看、耐得住回味的县城更加馥郁芬芳。

省内市州旅游局
新媒体网站

微信
局长信箱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