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青铜器 承载中华文明辉煌记忆
来源: 发布时间:
打印
【字体:

  青铜时代,闪耀着中华文明之光;青铜器,也是文物中比较重要的一类。青铜器以其量大、精品多、艺术与科学价值高而饮誉海内外,以容器为主的青铜器在世界青铜文化中也是独树一帜。

  走进市博物馆,了解古代青铜器,在那绿光和暗影的时刻,让记者和读者一起穿越古老的魅力,感受中华文化的恒久魅力。博物馆内陈列的精美铜锺和铜镬一下便吸引了记者的注意。

青铜镬

  古代工艺技术之精华

  早在远古时,作为礼器的钟就出现了。而随着青铜文化的开始,在商周时期就出现了青铜钟。以乐器出身的铜钟,从一开始就注定成为音律的使者。但在市博物馆二楼的汉风流韵展厅内,一个西汉铜锺(汉代这类青铜器常自铭为“钟”)却引得市民大呼意外——因为这个铜锺并不是乐器,而是盛贮日用品的器皿。    

  锺,一种盛贮器皿,青铜材质。青铜锺身上,斑驳难掩岁月的洗礼,折射出青铜时代曾经繁华一时。

  “铜锺不是祭祀或宴飨时用的乐器,而是盛酒的器皿。”手指着一件青铜器皿,市博物馆宣教部主任程树芳说,最初的锺大约是从生活工具中发展而来的。在历代所铸的锺里,期间或有铁铸的,但绝大多数还是铜铸的锺。

  该铜锺口部微侈、鼓腹,腹部近肩处有两对称的兽首衔环,其颈部、肩部、腹部,各施三道凸弦纹。

  青铜酒器有其特定的格式与规格:《说文解字·金部》载:“锺,酒器也”;《考工记·梓人》记载:“一升曰爵,二升曰觚,三升曰觯,四升曰角,五升曰散,六升曰壶(壶,即指锺)” 。

  据了解,从性质上看,先秦时期,锺是用以礼仪祭祀的礼器,带有一定的神圣色彩。随着生产力不断提高以及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在两汉时期,锺便演变成了日常生活用具。市博物馆的此件西汉青铜锺,便是中国青铜文化发展在转变阶段的典型。 

  该铜锺铸成已有1300多年,现在依然光亮如初。它的整体风格质朴大方、生动传神,兼具实用性,同时饰件制作精美。不仅展示了巴蜀地区发达的冶炼锻造工艺,也是研究唐代汉字运用、度量衡制度的宝贵实物资料。

  据悉,当年出土铜锺的汉墓,形制为竖穴土坑,同时伴出其他丰富的随葬器物,如铜鼎、铜镬等。由古人“事死如事生”的丧葬观念,可以想象墓主生前的地位与财富。如此多的精美青铜器同出,犹见雅安汉代经济文化的繁华。

  玻璃橱窗里陈列的铜锺左侧,一个巨大的铜镬鼎也吸引了记者的眼球。

  该文物体态较大。盘口,高领,球形腹,圈足,圈足壁较直,上腹、中腹和下腹各饰凸弦纹,上腹饰铺首衔环一对。器形庄严、雍贵、典雅。 

  2003年6月,在宝兴县硗碛乡一座多次被盗的东汉砖室墓中,考古人员发现了部分金银和玛瑙饰品,里面的青铜器更是让考古人员吃惊不小。尤其这个高60多厘米的镬的铜鉴造型十分精美。据考古人员称,当年在成都、丰都等地也发掘了上千座东汉墓葬,但都没有发现体积如此巨大的青铜镬。

  “铜镬是古代贵族在祭祀、宴饮时用来烹煮食物的容器,相当于现在的大锅。”程树芳告诉记者,青铜器出土后,空气中的粉尘吸收了水分和化学杂质,在文物表面形成了一层相对湿度较高的粉尘和酸碱,使氯等有害物质侵入。因此,在青铜器适当的物质保护保育工作中非常重要,其中保存环境条件是最重要的。博物馆在保存此类青铜器时,都会注意防氧、防潮、防氯,并建立正确的青铜器保护环境。同时,建立文物保护记录和档案数据库,进行连续的数据收集和评估,预测存在的威胁。只有这样,出土的青铜器和其他文化遗产才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闪耀出最耀眼的光芒。

青铜锺

  会“说话”的青铜器

  青铜被铸造被雕刻的时光,使人类的历史从很早时候起就有了一种厚重和坚硬。透过原始的古风,每一件从历史深处向我们走来的青铜器,都带着历史本身的底色,散发着人类智慧与劳作的破空之音。  

  文物会“说话”,如今陈列在博物馆的秦汉时期的青铜器,反映出一片富庶与繁华,成为今人了解汉秦汉雅安生活的窗口。

  青铜,记载了太多的历史——

  古代青铜器常自铭为“宝尊”“宝鼎”,这表明青铜器一直是被视为尊贵的宝物,汉代即将青铜器的出土视为“祥瑞”之兆。据《汉书·武帝纪》记载,汉武帝“因得鼎汾水之上”,竟将年号改为“元鼎”。从汉武帝把铜鼎奉为神物这一历史性事件算起,中国人收藏青铜器的历史已长达2000余年。  

  “青铜器可分成生产工具、兵器和生活用具三大类。”程树芳说,青铜礼器有炊器、水器、酒器和乐器等,器型有鼎、豆、爵、盂、钟等。而许多青铜器都模仿各种动物进行造型,栩栩如生,生动有趣。 

  “在古代,青铜器被视为王者之器、贵族之器,表现着庙堂、王权、秩序的神秘、庄严和威猛,表现着吉祥意味。”程树芳认为,在古代,能够铸成并保存较大的锺和镬,能够代表科技水平、财力以及军事水平。当时的兵器、以及许多生活工具,都是用青铜器制作的。同时,青铜也是财富的标志,更是战略物资。

  为雅安留下珍贵史迹

  青铜器的魅力何在?

  在程树芳看来,青铜器不仅是实用的器物,也是人们思想文化观念的“物化”见证——每一件青铜器自铸造之日起,便伴随着人类的时代发展,走向深广的历史长河。“可以说,每一件古老的青铜器,都是一幅中国历史文化地图,记录着中华民族古老的文明密码。”

  “古代铸造的锺和镬,除了雕铸一些图案,还有文字,或吉祥用语、或纪时记事。因此,铜锺和铜镬不仅在文字发展史上,更为古代社会、政治、思想、文学、经济等各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宝贵而丰富的史料。”程树芳说,这些流传于世、难以尽数的古铜锺和铜锺作为中国青铜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反映了古老、优美、伟大的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侧面,同时对研究雅安历史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最近几十年,雅安地区出土汉代青铜器种类和数量极为丰富。程树芳说,仅从这些随葬青铜器皿就能看出,汉代雅安人民安居乐业、富足优越的生活场景,这显然比史书上描绘的更直观生动。

  程树芳说,古人“事死如事生”,他们相信人死之后,在另一个世界依然会继续生活。为了死后依然能像生前一般过上舒适的日子,自然要竭尽全力营造一个富足的地下世界。汉代相继出现过“文景之治”“光武中兴”等强盛时代,国力的强盛奠定了社会丰裕物质基础,让之后人们的厚葬风气成为习俗。而当时的雅安,是南丝绸之路的重镇,拥有了优越的自然生态环境,丝织、青铜制造业等很发达,百姓生活富足。在这种背景下,厚葬风在雅安更是极为普遍。   

  而今,走进博物馆,人们看到许多大小不同、形制相异的青铜器,这些青铜器多数是由地下发掘出来的,有些出自墓葬,有些出自遗址或窖藏,其中少数是传世品。这些器物,不仅是历史的产物,更是体现雅安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些古代青铜器源远流长,绚丽璀璨,有着永恒的历史价值与艺术价值。 

  追寻青铜足迹,是一种与人类文明融合的感觉。它们被铸造和雕刻的年代,从很早的时候就赋予了人类历史厚重而坚硬的品质。古朴的风格,古朴的灵魂,其实每一件来自历史深处的青铜器,都带着历史本身的背景,散发着人类智慧和劳动的声音。

  如今,青铜时代虽然过去了,但青铜器并未退出历史舞台而是延续下来,扩展到社会的各个方面,走向更加广阔的民间。随着青铜器走下庙堂、走进生活,青铜器上延续着更多生命的痕迹。比如,历史悠久的铜镜延续到清代,直到玻璃镜普及之后,才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雅安日报/北纬网记者  石雨川

省内市州旅游局
新媒体网站

微信
官方微博 局长信箱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