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熊猫家族兴衰演化历史——关于《大熊猫的起源》一书
来源: 发布时间:
打印
【字体:
  “寻找、研究大熊猫,主要目的是为了关注我们的生存环境。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大家必须注重环境保护。”黄万波说,来到宝兴,亲身体会到这里空气宜人,非常适合大熊猫生存,他感到很高兴。

  黄万波为何如此关心大熊猫的生存环境?

  经大家介绍,50多年来,只要接触到大熊猫化石及其相关资料,黄万波都要细致地进行收集、观察、对比和整理。

  终于在2010年,《大熊猫的起源》一书带领大家穿越时空,回到800万年前的史前地球,从始熊猫、小种熊猫、巴氏熊猫等熊猫的祖先开始,精彩再现熊猫家族兴衰演化的历史。

  而《大熊猫的起源》的第一作者便是黄万波,他曾荣获中国科学院首届竺可桢科学奖,自然科学一、三等奖以及裴文中科学奖。第二作者就是此次与他一同前往宝兴考察大熊猫历史文化的魏光飚。

  这部由古人类学者创作的关于大熊猫的图书,注定了与大多数关于大熊猫的科普图书,有了不一样的视角。

  关于大熊猫的“不一样”的书

  “大多数人对现生大熊猫独特的外形以及生态、习性等都非常熟悉,但对作为重要物种之一的大熊猫的起源与演化历史却知之甚少,或者说只知其‘今世’,不知其‘前生’。迄今为止,已出版的与大熊猫有关的图书超过了1000种,但没有一种是以化石大熊猫作为研究和科普重点的。《大熊猫的起源》一书,正好填补了这一空白。”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馆长黎小龙这样评价。

  要想解开关于大熊猫的种种谜团,除了研究与大熊猫相关的地质背景和生态环境之外,最基本的揭秘要素是化石。化石是地球历史的见证,是研究生物起源和进化等的科学依据,也为研究动物生活习性、繁殖方式及当时的生态环境提供了十分珍贵的实证。同时,化石研究所揭示的古地理、古气候的变迁对研究一个物种存在的必然性和合理性也给出了科学上的解释。

  黄万波解释说:“作为一个物种,在它演化的历史长河中都有可能留下由它们遗骸所形成的化石。大熊猫也不例外,在它们曾经生活过的山川、谷地、河滩、湖畔、土丘、岩穴等地方,由于风化作用或者流水侵蚀,原本埋藏在地下的遗骸会随之裸露出来,从而成了化石研究者探讨其起源与演化的证据。”

  因此,从20世纪中叶开始,只要接触到大熊猫化石及其相关资料,黄万波都要细致地进行收集、观察、对比和整理,从不放过任何一条化石的内在信息,50多年来从没间断过。“这本书从收集材料到完成初稿,经历了50多年。”他感慨道。

  而在这部集学术性、科普性、趣味性于一体的著作中,关于化石大熊猫的部分,大多正是建立在珍贵化石标本基础上的最新原创性科研成果,这就更加增大了它的学术性与可读性,所以,这是一本与其他关于大熊猫的“不一样”的书。

  大熊猫为何成为“竹林隐士”

  生物演化是一个不可争辩的科学事实,大熊猫化石的发现,有力证明了生物演化的存在,也就是说,大熊猫不是天外来客,而是由早在中新世时期的始熊猫传承下来的。黄万波沿着这条主线,以各个时段的化石为依据,从大熊猫的发现到大熊猫食竹的考证等内容逐一地作了讨论,把读者带入一个神奇的史前熊猫世界。

  “大熊猫为什么对竹子情有独钟?”

  常常有人这样问,而得到的答案也往往千篇一律,“吃竹子是它们的天性。”

  然而,果真如此吗?在黄万波心中一直存有这个疑问。因为通过对始熊猫的化石研究,他发现始熊猫的牙齿结构除了前臼齿有食竹的雏形外,其余牙齿的情况与杂食的熊类相似,这就说明,始熊猫是杂食动物。看来,大熊猫吃竹子的功能既不是天性,也不是祖传,而是后天获得的。

  那么,又是怎样的机遇使得大熊猫从杂食者变成食物单一的动物呢?

  在一次神农架的“野人”考察活动中,黄万波得到了启迪。神农架茂密的箭竹林是大熊猫躲避虎、豹等猛兽的天然屏障,这会不会是大熊猫“隐居”竹林的奥秘呢?

  “也许,从始熊猫那个年代起,它们一遇险情便‘隐居’竹林,第一次尝到竹子的味道而触发了前臼齿的变化,最终演化成了高度特化的机体和‘靠山吃山,靠竹吃竹”,的生活习性。”黄万波说,“在它们为生存所作的斗争中,从杂食到偏食,是自然选择的力量导致了大熊猫的‘竹之缘’。”

  黄万波还发现很多大熊猫都患有龋齿病,他在研究大熊猫化石的牙齿形态时注意到,大熊猫的龋齿病多发生在臼齿上,釉质层上出现孔洞。在巴氏熊猫的龋齿中,还能见到特大的龋齿洞,有的深度穿过了牙本质,而且龋齿腐蚀程度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加重。

  大熊猫又不吃甜食,为什么会有虫牙呢?

  原来,它们最青睐的竹子含糖量超过26%,看来从最初的杂食变为喜欢吃竹子,对大熊猫的健康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省内市州旅游局
新媒体网站

微信
官方微博 局长信箱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