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丝绸之路上的“宋俑之旅”
来源: 发布时间:
打印
【字体:

造型生动的宋俑

市博物馆陈列的展柜中,有一套色彩依旧清晰的“宋三彩”陶俑,俗称宋代立式人物陶俑。十几个筷子高的人物,表情各异,衣服上的色彩还清晰可见,个个双目前视,鼻子高挺,嘴巴微抿,长须飘飘,身穿宽袖长袍,双手执笏于胸前。

俑有文、武俑,男俑。武士俑大都身披铠甲、头戴兜鍪,鍪顶竖火焰形缨饰,侧面有护耳,有的向上飘起,形似双翼,手按兵器,竖眉怒目,立于圆形底座上。文俑除手握笏板,有的笔直站立,有的身体向不同方向倾斜。

这些陶俑分别出土于芦山、荥经、雨城三地,他们造型生动,形态各异,生活气息浓郁,或福态可掬、旺气照人,或凶猛好斗、肥硕剽悍,或憨萌呆稚、惹人怜爱。不仅再现了宋代陶瓷艺术传世之精华,也反映了宋代匠人雕塑烧制技艺之炉火纯青,令人叹为观止。

“在当时的雅安地区,‘宋三彩’是比较流行的。与‘唐三彩’不同的是,‘宋三彩’画面更生动,填色更规整,这些陶俑个个神态栩栩如生,展示了宋代雅安的社会生活百态。 ”市博物馆宣教部主任程树芳介绍,从制作方法看,宋代陶俑皆模制,以双模合成,合缝较明显;家具模型分单件制作后,组合粘接成形。其胎质有砖红、橙黄色,质地较坚硬。外表装饰彩釉,有褐、黄、绿等,器座大多施灰白色釉。还有一些陶俑,胎质表面敷白色化妆土后,以彩绘妆饰。

虔诚的跪拜,身披悠远的尘泥;清俊的脸庞,隐含警觉的神态。记者注意到,市博物馆馆藏一件出土于雨城区的黄绿釉匍匐瓷男佣颇为奇特——男俑头戴平顶莲花冠,身着圆领宽袖袍,腰系革带,足穿软靴,双腿跪伏,平扑于地,侧首向左,似在侧耳聆听。瓷俑以黑釉细线勾眉眼,袍施黄釉,头、颈、脚均施绿釉,服饰淳朴素雅,衣纹洗练简洁,形态神情极具美感,展现了宋瓷人像雕塑的魅力。

“这种俯身跪伏、侧首倾听的陶俑,大多制于宋代,它有多种称谓,包括跪拜俑、伏拜俑、匍匐俑、卧伏俑等。”程树芳介绍,匍匐俑与跪拜俑实有区别:那种五体投地,或埋头叩拜、或向前仰首的,是名实相副的跪拜俑;伏拜而又侧听的,是匍匐俑。

千年宋俑,蕴溢着久远的历史信息,引人遐思:匍匐俑为何俯身长跪,又为谁而跪?为何侧首倾听,他在听什么?后人几番猜度,也成了费解之谜。

宋人生活的一扇“视窗”

其实,除了这些较为常见的陶俑外,宋墓中还出土了许多形象奇异的陶俑,如异形立俑、兽面人身俑、人首蛇身俑、相扑俑等。

程树芳介绍,俑最早出现在战国时期。到了秦汉时期,俑的使用逐渐占据了较为重要的地位,它作为随葬品,不仅是丧葬制度和丧葬礼仪的重要体现,也是古代社会政治、经济以及生活习俗、衣着服饰的再现。在奴隶社会,奴隶是奴隶主生前的附属品,主人死后用于殉葬。进入封建社会,以俑代之。从埋活人到埋假人,这是人类社会的一种进步。

“在宋代,人们‘事死如事生’,而作为全面展现死者生前生活的重要方式,俑在题材上涉及面很广,从家奴到庖厨,从侍女到军士,以及各种动物俑,无所不包,它们反映着主人生前的生活,寄托着主人死后的梦想。”程树芳说。

市博物馆陈列有一个连体俑,连体俑中间卷成被窝状,两端各露出一人头,合眼酣睡,很是安逸,象征着生活繁衍昌盛,多子多孙。

除人物俑,市博物馆馆藏的动物俑数量较少,而家具模型较多,有轿、床、踏凳、屏、桌、椅、镜台、火盆等,其品种之多,为前代所没有。

一尊陶俑,就像一枚古镜,定格了那时雅安文化的影像。如匍匐俑在唐代已初现端倪,在宋代得到发展并盛行。这一有着宋代葬俗符号性的艺术品,也解译了那个时代的“密码”——等级制度、传统习俗、服饰潮流等。

窥一斑而见全豹。陶俑为今人了解宋人生活,打开了一扇“视窗”。

“那些颇具特色的‘宋三彩’陶俑,体现出另一种神秘,让人们的思绪从阴森的幽境中走出来,去探寻阳光照耀下的南方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遥想当时社会的经济和文化是何等的繁荣。”程树芳说道。

其实,宋代陶俑的大量出现,同当时的中外文化交流密不可分。异域的各种风物、衣饰、形象皆为宋人吸纳,成为时尚,亦成为陶俑的表现题材。而厚葬风气的日益兴盛,终于成就了宋俑的繁荣。

“雅安虽不是‘宋三彩’的产地,很有可能是‘宋三彩’的集散地。因为作为古南方丝绸之路的门户和必经之路,雅安已有了繁荣的商贸,‘宋三彩’来到了这个商贾如织的地方,走向世界各地。”程树芳说。

雅安日报/北纬网记者  石雨川

省内市州旅游局
新媒体网站

微博

微信
官方微博 局长信箱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