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文物讲述“雅安故事”
来源: 发布时间:
打印
【字体:

青铜匜

西汉鐎斗

  汉代是我国历史上最强大的朝代之一。不仅如此,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在出土的诸多文物中,汉代文物占据了重要地位,汉代也是历史上文物最多、最珍贵的朝代。 

  汉朝距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那个古老文明、浩浩荡荡的东方帝国,曾历经四百多年的风雨。而今,世人总是好奇它的繁华与变迁,总是想从史料书籍上寻找更多的答案,可惜那也是沧海一粟。   

  自西汉、东汉以来,古人在科技、文化、地理等领域已取得不少的成就。在雅安这片古老、文明、神秘的土地上,一批一批属于汉朝的文化也随之出现在人们面前。近日,记者走进市博物馆,通过馆藏汉代的日用品,管窥那段已经远去的汉代历史、了解当时人们的生活习惯。

  从文物中透视汉代生活

  盥洗,今日看来乃极平常之事,然而古人却将其上升成为了特别讲究的事情。 

  先秦诸多文献均提到盥洗,如《仪礼》《周礼》《礼记》等,不仅日常饮食起居少不了,还把盥洗上升为礼制。  

  在商周,行“沃盥之礼”的用具常为盘、匜。  

  原来,匜是一种盛水的青铜器。用的时候盛好水从上往下浇手,底下会有一个配套的青铜器“盘”来承接流下来的水。简而言之,就是个洗手用的水瓢,一种盥洗用具。

  西汉早期,匜延续战国晚期的风格,西汉晚期,匜基本消亡。

  在市博物馆二楼展厅,一枚铜匜安静地陈放在展柜内。

  记者凑近一看,发现该器皿造型有点类似于现在的生活用具水瓢或舀水器,前有矩形长流,底部无足。

  “在现代社会,不管社会地位如何、有钱没钱,洗脸用的都是质地差不多的脸盆。可在汉代,不同等级的人洗脸、盥洗用具的材质却大不相同。在汉代,铜器仍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铜洗只能是汉代上流社会的人才有资格使用。普通百姓一般用的只是木洗、陶洗。”市博物馆宣教部主任程树芳介绍说。

  该匜青铜质,高12.7厘米、流长6.6厘米,流宽5厘米。记者细看,该文物表面虽然被氧化锈蚀,但保存基本完好,工匠仅用简单的线条就勾勒出器物的本身。

  据悉,这件文物是在上世纪70年代在芦山县发掘出土的。“它出土的意义,在于为汉代人日常盥洗提供了实物佐证。按理讲,匜和盘是组合在一起的,匜在盘的上面,盘是接水的器物。但当时挖掘,并无盘的出土,盘遗失的可能性较大。”程树芳说道。

  硝烟时代的温暖守护     

  在市博物馆二楼的“汉风流韵”展厅内,就有一只来自西汉的鐎斗。鐎斗身为圆口深腹,形如小盆,其造型为龙首曲柄,柄端为,有流口,一侧设有长柄,柄首扬起,另一侧有斜向上翘的流,小壶嘴为龙头状,龙眼外突炯炯有神探视前方,长颈曲折,犹如青龙跃身腾空,显示出威严、冷峻之气。一头一尾遥相呼应,犹如一只昂首挺胸的猛龙,充满了动感与活力,体现了古代先民高超的铸造工艺水平。 

  记者注意到,该鐎斗器盖与口流吻合,壶底近平,以下3扁矮足,临空着地,供堆放柴火燃料加热,整个造型看上去既厚重又精美。  

  那么鐎斗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器物?

  据程树芳介绍,有关鐎斗的记载,最早可以推溯到汉代,最早在司马迁的《史记》中说道:鐎斗是一种青铜铸造的行军用具,不仅可作为量器向兵卒分发粮食,也可作为饭锅用以炊煮,腹下放置柴薪,便可烧火加热,白天用来煮食物,夜间还可以用于巡夜报警,非常实用。在现代墓葬发掘中,发现一些铜鐎斗的底部有烟炱痕迹,说明鐎斗确实还是一种温煮器,可以用来加热东西,是多功能的饮食器具。   

  “其实这种三足青铜器,离现实太遥远,让人感受不到它的气息,但在古时的军队中,军人们除了弓戈在手,鐎斗也是从来不能丢的,因为它负责着他们的温饱和安全。”跟随程树芳的讲述,记者透过冰冷的展厅玻璃橱窗,仿佛感受到了旧时士兵烧火做饭的烟火气和行军打仗的紧张感。 

  “这是1985年,在芦山县出土的。”程树芳向记者讲解说,鐎斗是汉至唐代墓葬中常见的器物,有的中间还穿一圆孔,专门用来系绳以便于携带。    

  众所周知,雅安是茶马古道的起始地,也是南丝绸之路的重镇,雅安的茶通过茶马古道输入藏区。千百年来,雅安的茶以优异的品质、精湛的制作工艺享誉于世, 而雅安的茶文化历史也是闻名全国。鐎斗和雅茶会有何关联?   

  据介绍,雅安的茶文化盛行在唐宋时期,但其实早在汉代开始就有了茶。 

  “雅安自古就跟茶分不开,雅安人喜欢饮茶从古至今都未改变过。饮茶从古代开始就备受人们青睐,鐎斗不仅可以作为炊具,同时作为煮茶的器具,这与雅安茶文化历史和雅安人喜欢饮茶的爱好是分不开的。”程树芳说。

  记者发现,现代的带柄煮锅外形与这只西汉鐎斗颇为相似,而功能也有异曲同工之处,是否由此演化而来?

  “我们现在用的许多厨具,都是由古代的厨房用具造型演化而来。”程树芳说,古时候的厨房用具例如碗、盆、鐎斗等,都与今天的厨具相似,不仅是外形,很多连功能都是一样。比如,人们现在用的烧水壶,也很有可能是由鐎斗演化而来。“这点其实不稀奇。只是今天我们用的这些厨具,材质和外形制作更加先进罢了。” 

  守住汉风古韵发展现代文明

  一只小小的鐎斗和匜或许并不起眼,但它却是雅安汉代文化的体现。博物馆内的“汉风流韵”展厅,陈列的都是从雅安出土的汉代文物,这足以彰显雅安丰厚的汉代文化底蕴,也给雅安人留下的宝贵的财富。 

  雅安,一个四川盆地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它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的门户和必经之路,雅安又是汉代文化的故乡,璀璨的汉代文化给这个边远地区留下了丰厚的文化遗产。

  “如果,我们只是一味的消极保护,不把它发扬光大,那有再多的汉文化历史遗迹,也只是一堆黄土罢了。汉文化,作为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我们应该让它走出雅安,走向全国,让全国人民都了解雅安优秀的汉文化,并不远万里前来瞻仰,回溯千年触摸历史的温度,使我们了解不同地区的历史文化,也可以带动雅安的文化软实力的发展,并最终促进雅安的整体实力的提高。”市博物馆副馆长郭凤武告诉记者,文物是历史文化的载体,每一件文物背后都有着一段鲜活的历史。作为珍贵的历史宝藏,必须让它“活”起来、“亮”出来,更要让它们走出去,走遍华夏、走向世界,这才是对民族历史的最好继承与弘扬。近年来,雅安汉代文物不断拓宽走出去的渠道,也让更多人近距离便捷地感悟汉文化之美。

  通古今之变,习传统文化。 

  早在2018年,我市《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要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 

  的确,文物是对历史文化的最好见证,如何在科学保护文物资源的基础上,管理好、利用好、传承好文物资源,进一步挖掘文物资源所蕴藏的价值内涵和文化元素,是不可回避的时代课题。

  对此,郭凤武表示,对于条件成熟的文物来说,保护和利用并不矛盾。恰当的利用可以更好地传承文脉,滋养现代生活,使传统文化与现代生活交相辉映。 

  “让传统与现代更好地融合,让城市文化生活更滋养人心,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郭凤武说。

  翻阅历史,我市一直致力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早在2014年,四川省政府就通过了《雅安市城市总体规划2013—2030》,为更好地保护和利用历史文化资源,《总规》中明确提出了“科学保护、依法保护,合理利用、永续利用,特色传承,统筹协调”的原则,保护并利用雅安的历史文化遗产,使雅安成为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相融合的历史文化名城。

  “多年来,我市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 ’的工作方针,推进文物融入现代生活,为保障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服务,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今后,我市将积极拓宽对外展览交流项目联络渠道,让文物‘活’起来,推动具有雅安特色、展现中华文明的精品文物走出去,讲述生动厚重的‘雅安故事’ 。我们相信,依托生态资源优势、历史文化积淀、山水城市特色,雅安必将建成社会和谐、文化繁荣、名声更加响亮的省级历史文化名城。”对此,郭凤武信心满满。 雅安日报/北纬网记者  石雨川


省内市州旅游局
新媒体网站

微信
官方微博 局长信箱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