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仙关遐想
来源: 发布时间:
打印
【字体:
  在时间面前,一切古老的东西都会成为风景,一切古老的故事都会成为传说。

  你一直是一道风景,你早已成为传说中的传说。

  你在千万年前地壳的一次强烈震动中,你在那条有一个美丽名字的青衣江穿越你的胸膛,激荡你灵魂的那一刻,已经成为大地的一道风景。你在古蜀国,在雅州府,在西去青藏高原的第一道裂缝中。

  南方丝绸之路千年悠悠,茶马古道千年悠悠,他们从成都平原边缘一路西行南行,关山重重,你是第一雄关。

  你永远被人关注,哪怕时间流逝了几千年。

  几千年来人们对你不变的情怀只有两种——赞美、征服。

  3000年前,当蜀王杜宇在成都平原种下五谷,要将天府之国的人民从渔猎生活带到农业社会的时候,离你只有三十多公里的灵关是古蜀国的最后屏障。那些守卫部落的铁甲卫士,挥戈西进,驻守边关,你是他们浩荡军旅要跨越的第一道关口。望帝的戍边卫士是步兵还是骑兵?他们以一种怎样的姿态面对你壁立千仞的伟岸身躯?多少青春男儿止步你面前?多少铁甲勇士攀上你的肩膀,在征衣上挂满一枚枚勋章?群山中啼血的杜鹃可曾回望流水潺潺的多功峡谷,还有你高高的关门?

  秦岭挡住了寒流,关山却挡不住秦军,古蜀国成了历史,融入了中华,你成了帝国的一个驿站和重关。

  与你相逢的第一个有名气的客人,是风流才子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轻弹一曲《凤求凰》,赢得富家美女卓文君。挥洒一篇气势磅礴的《子虚赋》,成为2200年前的文学大师和西汉帝国的超男,同时讨得汉武大帝的欢心,官拜中郎将,贵为高级公务员。一时人气指数急剧上扬。面对众多的责难,他写下《难蜀父老》,力主安抚西南夷,要把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纳入帝国版图。汉武帝把这项合纵连横的光荣任务交给了他。遥想当年,风流倜傥的司马相如,离开温暖之家,告别娇美之妻,艰难跋涉在雅安崎岖的山路上,来到通达西南夷的第一关口,想着獠人、濮人、笮人等野性未灭的部落,瞭望瘴气肆虐,草木蔽天的绵绵群山,他凝视你的表情当是万般惆怅又壮怀激烈吧。前路多艰险,国家有重任,娇妻在期盼,走在大山深处的帅哥心情一定不轻松。他没有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今天还在被我们诉说,因为他用他的雄心他的体魄翻越雄关,像笮人一样拽着溜索滑过了青衣江、大渡河、金沙江,用脚步丈量了西南这篇瑰丽的土地。沟通西南夷,拓展帝国版图,司马相如是中国古代真正意义的超级谈判高手和外交家。

  你结缘司马相如,就这样成了历史的巧合也是历史的必然。没有他,没有打通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中原汉帝国通向世界的通途就少了一条。没有通向南亚西亚的这条南方丝绸之路,你伟岸的身躯也许永远埋没在西蜀巍峨群山的荒草之中,相忘于江湖,名不见经传。有了帝国物质文化交流的需要,你的地位日渐凸显,依峡筑关,依关筑城,修建街市,买卖过往,人声鼎沸,繁荣千年。天府之国的丝绸竹杖还有瓷器麻布等等就这样源源不断从你的腋下输送到大食国、大秦国、身毒国。

  当蒙顶山第一片茶叶的清香从你的身边飘过,将无穷的期望、热望和温暖带给世界之巅的那个伟大民族时,千年来,无数的背夫,马帮便一直让汗水山歌铃声滴落飘洒在你的栈道你的关门你的街市。茶香飘过,铃声飘过,山歌飘过,顺呼啸的风而去,不着痕迹。只有深深的拐子窝,还有一道道刻在石头上的脚印,让跋涉的背夫和奔驰的骏马给了我们很多很多的历史遐想,并留下了一条大地的印迹——川藏茶马古道。

  青衣县那个少小敏慧的巴郡太守樊敏,有多少次吟啸着经过这里,走向人生巅峰。二郎山下一代又一代的高杨土司,又有多少次,金戈铁马,带着剽悍之师踏平关山,征战疆场?他们投向川西平原的第一缕目光一定是从你这里开始的,只有征服你高昂的身躯,那些遥望的目光才会变得深邃高远。他们的功名早已随历史烟波消散殆尽,只有那座国宝级的樊敏碑阙和遗迹可辨的石头寨还在默默述说千年前一段又一段的动人故事。

  诸葛武侯征战南蛮,驻兵多营。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诸葛丞相,遇见你的阻隔,眉宇间一定飘起过愁云。最终,诸葛亮率领西蜀大军轻盈地越过青衣江深切的峡谷,还有你神禹漏阁的栈道,渡泸水,擒孟获,定南蛮,巩固了西南后方,虎狼之兵得以剑指秦关,扫荡中原,去实现恢复汉室的伟大梦想。

  梦想终究是梦想,胆大如斗的天才少年姜维,虽然得到了师傅的真传,九伐中原,但最终还是梦断锦官城,未能实现老师的遗愿和自己的抱负。姜维生前没有和老师一起来到你的身边,死后却魂归青衣,神佑一方黎民。今天,那座恢弘的姜庆楼,巍然矗立在离你只有十五公里的芦山县城南街,幽幽诉说两千年前一文一武师徒二人的赤胆忠心、报国之志。

  时光飞逝,历史不仅要带给雪域高原一片清香的茶叶,还要为雪域高原带去幸福和安宁。

  1950年人民解放军沿着茶马古道开始进军西藏。

  大军要征服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必须征服地质博物馆横断山,而横断山的第一关隘就是你伟岸的身姿。至今,刘伯承元帅题写名字的铁索桥,依然安静地横跨在芦山河上,任岁月剥蚀。它定格了解放军挺进西藏,修筑川藏线的伟大壮举。世界上难度最大的公路——川藏公路地理意义上就是始于你的脚下。“二呀嘛二郎山,高呀高万丈。”雄兵十八军就这样高唱着一路挺进西藏。

  2008年,一场特大地震震惊世界,汶川告急,多少生命在等待救援。四川西部山河破碎,道路中断,雅安到小金到汶川的通道成为举国关注的生命通道。你和古丝绸之路、古茶马古道一起承载起救援生命的历史使命和千钧重担,你就是生命通道的第一关口。那些日子,在这里,有多少深情关切的目光汇聚?有多少焦急奔忙的身影攒动?有多少救命的药品食品流动?你无言却有声,你见证了第一条打通汶川的生命通道。救援大军,救援物资从五月中旬就开始源源不断穿过你千年的关门,翻越高高夹金雪山,到达小金,到达汶川,到达茂县,到达每一个生命需要的地方。

  大相岭、二郎山、夹金山孕育的荥经河、天全河、芦山河,被你温柔的双手轻轻一握,这些大山的儿女依偎在你的身旁,汹涌的波涛平静下来,且有了一个美丽飘逸的名字——青衣江。从你这里开始,它们收拾起野性,静静地,柔顺的缓缓流向长江,奔向东海。

  游历四方的张大千第一次面对你,就被你磅礴雄壮的神韵震撼,丹青描美图,泼墨就雅文。“孤峰绝青天,断岩横漏阁,六时常是雨,关有飞仙渡。”有了大师这二十字,其余一切赞美你的文字都显得多余。

  你是飞仙关,西去成都270里,西去雅安30里,雨城、芦山、天全三县交界处,青衣江上一雄关。

省内市州旅游局
新媒体网站

微信
官方微博 局长信箱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