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硗碛姑娘” 姬姬的传奇经历
来源: 发布时间:
打印
【字体:

  在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中,陈列着一只大熊猫的标本。这只曾经生活于伦敦动物园的大熊猫,自从她离开她的家乡之后,就再也没回去过。在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会徽上那憨态可掬、黑白分明的身影原型就是她——“硗碛姑娘”姬姬。她是我国第一对作为“和平使者”被送到国外的大熊猫之一;她也是我国唯一一只以交换形式被送到国外的大熊猫;同时,她还有着三次“异国配对”的传奇经历(虽然均以失败告终)。在所有“出国”的大熊猫中,她所到国家最多。如果她愿意,她的故事甚至可以写上厚厚的一本“出国”游记。

  她的真名叫“碛碛”。在众多从我市宝兴走出国门的大熊猫中,他们的名字或多或少都跟自己的家乡沾上关系,如“巴斯”取名自它的发现地巴斯沟,“宝宝”、“兴兴”取名来源于宝兴县名,而“姬姬”这个名字似乎跟她的故乡宝兴沾不上任何关系。然而说到“姬姬”的传奇经历,还得从她的家乡宝兴说起。1954年,一群说普通话的外地人从北京来到宝兴,在县城附近的两河口设立起野生动物狩猎站,准备在崇山峻岭中捕获大熊猫,送到北京动物园去,让国际友人和国内游客都能看到“国宝”。

  1955年5月5日,狩猎站收养了这只来自宝兴硗碛乡的大熊猫。就在她被收养的前3天,狩猎站还收养了另一只大熊猫“平平。”当时狩猎站的工作人员根据该大熊猫的发现地宝兴硗碛藏族乡为她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碛碛(qiqi)”,以此来纪念她的家乡。当年6月4日,“平平”和“碛碛”落户北京动物园。从这里开始,她即将要走上漫长的“侨居”生活。在漫长的辗转各国的“侨居”生活中,“碛碛”这个名字是何时被改成“姬姬(chichi)”已经无从可考了。就这样,带着另一个没有了家乡色彩的名字,她开始了自己的传奇旅程,在她声名显赫之时,人们记住了她后来的名字。对于她的故乡,人们开始淡忘——她其实是从宝兴的深山中走出来的“硗碛姑娘”。

  安不辨“我”是雄雌。1957年5月,前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苏联元帅伏罗希洛夫访问中国,在参观北京动物园时,他被娇憨可爱的大熊猫深深吸引了……当时,“熊猫外交”才刚刚开始不久,“碛碛”和“平平”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选中,成为了中国政府赠送给莫斯科国家动物园的一份礼物。同年5月18日,“碛碛”和“平平”抵达莫斯科动物园。在这里生活了半年后,她稍微适应了旅居国外的生活。然而一件阴差阳错的事却让“碛碛”被送返回国。由于当时的科研水平无法对幼体大熊猫进行准确的性别判断,定下“娃娃亲”的“碛碛”和“平平”被怀疑都是雄兽,接着,“碛碛”被送回中国,与另一只宝兴大熊猫“安安”调换。而实际上,调换后的安安才是雄兽。“碛碛”于1958年1月回到北京动物园。在以后的几个月时间里,“碛碛”生活发生了重大转折(一说“碛碛”是回国后改名“姬姬”,以下采用“姬姬”)。

  近代第一只“有价”大熊猫。最初,具有“共产主义背景”的大熊猫只是赠予社会主义盟国的礼物,英、美等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能从中国获得大熊猫。实际上,1956年至1957年,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稀有鸟类饲养场和美国芝加哥动物园先后两次致信给北京动物园,希望“以货币或动物交换中国的一对大熊猫”。1958年,奥地利动物商人海尼·德默以特有的商业眼光抓住了这次机会。芝加哥动物协会告诉海尼·德默,如果他能从中国得到一只大熊猫,他们愿意以25000美元的价格购买。三只长颈鹿、两只犀牛、两只河马、两只斑马的代价,“姬姬”就被海尼·德默从北京动物园换出。麻烦随之而来。尽管芝加哥动物协会已经与海尼·德默谈好了价钱,但因为“姬姬”的“共产主义背景”,华盛顿政府禁止“姬姬”入境。于是海尼·德默只能带着“姬姬”一路向北,先后在莫斯科动物园、柏林动物园、法兰克福动物园、哥本哈根动物园短暂停留。

  也正是这段日子,让“姬姬”有了多国旅居的经历。作为战后第一只到达欧洲大陆的大熊猫,“姬姬”每到一处,都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在法兰克福动物园,“姬姬”的到来甚至吸引了意大利著名演员马塞洛·马斯楚安尼前来拜访。1958年9月26日,海尼·德默带着“姬姬”来到了伦敦。因为财政危机,最初,伦敦动物园只打算让“姬姬”停留三个星期,但后来,在私营企业的协助下,伦敦动物园以1.2万英镑的价格买下“姬姬”。自从交换“姬姬”之后,中国政府明令禁止买卖或交换大熊猫,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事了。在世界上,大熊猫真正成了无价的宝贝。“姬姬”也就成了近代熊猫历史上第一只和唯一一只明码标价的大熊猫。

  将单身进行到底。在伦敦动物园,“姬姬”享受着其他动物难以比拟的待遇。她像所有的小女孩一样,几年后长成为一个大姑娘了,逐步显现出她那日益强烈的青春欲望。她开始定期地发情,表现郁郁不乐,也不爱吃东西。有一天,她突然对年轻管理员克里斯托弗·马丹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把他打翻在地,骑在他的身上,开始咬他的腿。幸亏救得快,马丹逃脱了。这传递着一个信息,“姬姬”需要一个伴侣。伦敦动物园曾向北京求援,被拒绝了。剩下的唯一希望,就是借用莫斯科动物园的“安安”了,“安安”是当时中国和朝鲜以外仅有的一只雄性大熊猫。经过长达一年半之久的高级谈判,分属两个阵营的英国和前苏联终于达成了协议,同意两只大熊猫进行联姻。当时新闻界将此事称之为“一次重大的外交突破”。1966年3月,“姬姬”乘坐她的“熊猫专机”前往莫斯科,当飞机到达谢诺梅捷沃国际机场时,这里已经有200多人在等待,其中包括官员、动物园工作人员以及大量新闻记者。

  在当天的报道中写道:“我曾经去过世界上的很多机场,但从没有任何一位元首或国王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3月31日,在两国动物园兽医和官员的包围之中,在遥控电视摄像机的监视之下,在世界新闻界的重重围困之中,“姬姬”被引见给“安安”。或许是“安安”的出现将“姬姬”从莫斯科换了回来,让她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这两只大熊猫丝毫不理睬人们隆重而急切的心情,一见面就疯狂地打起来。亲家变成了冤家,洞房变成了战场。人们还不死心,1968年8月,“安安”又前往伦敦动物园与“姬姬”试亲,“同居”9个月后,还是“不来电”,最终不得不分开。1972年7月22日,“姬姬”病逝。在她的一生中没有结婚,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将“单身”进行到底。

省内市州旅游局
新媒体网站

微博

微信
官方微博 局长信箱 回到顶部